中美关系:天津会谈最新清单是否能为两国打破僵局 – BBC 中文网

图像来源,Reuters
在中美关系僵局持续的情况下,7月26日的天津会谈不出所料未能立刻为两国关系打开新的局面。
继3月阿拉斯加会谈后,两国外交官员在天津的公开措辞显示双方分歧仍然巨大。分析人士认为,双方关系距离改善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同时,两国在天津高层会谈上列出了不同的清单与要求。中方外交部副部长谢峰提出了两份清单。而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则在中国破坏国际秩序与人权等问题上提出关切。
那么,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是否能在这些方面有所突破?此次会谈之后两国关系面临怎样的局面?
中国的两份清单中,一份是“要求美方纠正错误对华政策与言行”清单,内容共有16项,另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共有10项。总体来看,这些事项包括美国对华制裁、签证限制、对中国企业的限制、孟晚舟案等。
图像来源,Reuters
两国外交官员在天津的措辞显示双方分歧仍然巨大。
中方认为,美方要想改善两国关系,需要从这些事项入手。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对新华社称,这两份清单“是中国开出的合作条件”。
美方提出的问题则包括中方破坏国际秩序,香港、新疆、西藏、新闻自由等人权关切,台海、东海、南海等区域中国的行为,网络安全,美加公民遭拘留,以及新冠溯源、气候变化、朝核伊核等全球关切的问题。
《金融时报》透露,一名美国政府官员在天津会谈后向传媒表示,拜登政府希望中国可以接受谢尔曼提出的一些关切,同时也会“看一下”中方向美方提出的一些关切。
虽然双方都强调保持沟通的重要性,但分析人士指出,从双方关切事项上看不到彼此有合作意向。
“双方都在自说自话,谈到的关切都是另一方并不热衷讨论的,”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曾锐生表示。
“目前没有一方显示出致力于寻找推动关系前进的共同基础的意愿,如果要想达成进展,需要改变这一点,”他称。
图像来源,Xinhua
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占美国留学生总数近三分之一。图为毕业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上手持中国国旗。
香港岭南大学政治学教授张泊汇认为,从清单上来看,未来可能有所变化的可能是留学生签证与关税问题。
美国方面曾屡次表示,中国方面利用军民融合战略盗取美国的敏感科技与经济情报,中国籍人士假借学习、研究之名,行间谍之实,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在任期内下令,禁止与中国军方有关的学生或学者持留学生或访问学者签证进入美国。这一行政令在去年6月生效,美方官员在同年9月指,已取消超过1000名中国公民的签证。
今年5月,中国官方媒体《中国日报》报道称,近期有500多名中国理工科研究生申请签证前往美国一流高校就读时被拒签。而美国国务院曾对BBC表示,相关行政令只影响了少于2%的学生与访问学者签证的中国籍申请人。中国媒体指这些签证被拒者集中来自8所以理工科为主的高校,并非军事类院校。
今年4月27日,拜登政府表示,放宽受疫情影响超过一年的对中国等国家的国际学生入境限制。
张泊汇称,留学生签证“不涉及太大的原则问题”,操作性比较大,因此美国方面可能会出现松动。但他也指出,今后美国应该还是会对一些学科保有限制。
而在关税方面,拜登政府目前仍在继续执行特朗普政府时期推出的、对价值约四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的政策。不过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本月曾在接受访问时称,这些关税已经伤害了美国的消费者,特朗普政府在制定时并未考虑“哪里存在问题以及美国的利益是什么”。
张泊汇认为,如果这些关税对美国经济有负面影响,拜登政府的确有动力考虑做一些小的松动,但全面取消“是不可能的”。
“除非中美重新进行新一轮贸易谈判,中国在美国深度关切的问题上有重大让步,”他表示。
美国方面曾在谢尔曼行前提出,天津会谈的一个重点是开发潜在的合作领域,美中在一些重要国际问题上均有利益所在,美方认为就此交换意见并探索潜在合作空间十分重要。
在天津会谈上,谢峰指责美国只在“有求于中方时就要求合作”,“只想解决美方关切的问题,只想得到美方想要的结果,单方面受益”。
图像来源,Reuters
四国峰会是美国在印太区域扩大影响的一个最新战略平台。分析指中国拒绝接受美国以大国竞争作为对华整体战略。
而路透社报道称,会后一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将美国形容为“寻求或者请求中国的合作”是错误的说法。
而同时,拜登政府也在继续对中国采取行动,并联合盟友抗衡中国。
7月19日,美国、欧盟、英国及北约联合指责中国政府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网络攻击。美国同月还宣布,拜登将在今年举办同澳大利亚、印度、日本首脑的“四国集团”(Quad)峰会。
《华尔街日报》日前还报道称,美国正在考虑对伊朗向中国出售石油实施更严格的制裁,以促成伊朗核谈判。
张泊汇认为,拜登政府采取了此前不被特朗普重视的联合盟友遏制中国的新手段,因而中国认为拜登政府比特朗普政府的竞争心态更为强烈。
他指出,目前双方的矛盾症结在于,中方拒绝接受美国以大国竞争作为对华整体战略。
“中国不愿意接受这个框架,认为大国竞争的真正意图就是要压制中国崛起,”他称。“当然美国停止对华战略竞争也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拜登政府比较重视管理冲突,但大国竞争整体的态势是不可能改变的。”
曾锐生则指出,除非拜登将中国议题放在议程首位,而且明确决定要和中国就一些具体目标进行接触,否则很难看到双方关系有所突破。
“习近平不会让步,因此中国政府不太可能让步并迈出推动局面向前的第一步。而除非总统本人要求,否则美国当局也不太可能这么做,”他表示。
© 2021 BBC. BBC对外部网站内容不负责任。 阅读了解我们对待外部链接的做法。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