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新晋“暴利产业”,利润率超苹果近两倍 – 财富中文网

最好的商业评论
来自你

“挖矿”一直是人类的古老追求——只不过以前人们挖的是金矿和银矿。而你能相信,如今挖比特币(Bitcoin)的矿也可以带来同样多的收益吗?目前,通过挖矿得到这种最“非主流”的资产可能是地球上最赚钱的行当之一。
当比特币的价格在今年4月中旬飙升至60,000美元以上时,那些昼夜不停、全年无休地开着挖矿机的企业家们获得了惊人的利润。现在,尽管比特币的价格跌了三分之一,但他们依然赚得盆满钵满。这一行业的赚钱能力已经超过了大型药企、奢侈品和软件等著名的利润丰厚的飞地。
今年夏天,加密货币行业在中国市场受到严重打击,也给这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外的矿商带来了巨大的商机——中国政府一下禁令,许多行业几乎就能够在一夜之间少掉世界上一半的竞争对手。
在魁北克、得克萨斯、哈萨克斯坦和马来西亚日夜工作的矿工们正在收获一笔巨大的意外之财。但这笔收益有多大?他们目前赚了多少钱?说实在的,行业数据很难获得。矿工之间的收益也参差不齐。这是由于电费(挖矿的主要费用)因地区而异,配备了最新、最强大的挖矿机的矿工也比那些还在使用“老古董”设备的矿工赚得多——尽管这些机器也只运行了两年而已。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知道该行业总体上赚了多少,也能够合理地估计总的电力成本。这些数字可以让我们很好地了解这个新晋的“暴利产业”。
全球比特币产业的规模有多大?
该行业的整体规模很容易计算。全球的矿工每10分钟能够赚到6.25枚比特币,即每年328,500枚。以8月4日午后约39,000美元的单价计算,这些“区块奖励”每年可以带来128亿美元的入账。
矿工每得到一批新的硬币,也能够同时赚得一笔交易费用,通常在“区块奖励”的5%到10%之间,并以比特币支付。按最低的5%计算,这部分总收入为135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数字比2021年开采金银矿的收入预期高出约5%。(比特币的碳足迹也与开采贵金属的碳排放量大致相同。)
要大致了解该行业的盈利能力,关键的一点是算出矿工们最大头的成本——电费。荷兰经济学家亚历克斯·德弗里斯创立了一个追踪比特币碳足迹的网站Digiconomist,他估计,挖矿的电力成本平均为每千瓦时5美分。这一数值在各地区也有高有低:从阿根廷的2美分,到哈萨克斯坦的3美分,再到美国的8美分及以上,各不相同。
在中国叫停该业务前,德弗里斯预计,整个挖矿产业要付出约72亿美元的电费。我们并不知道中国的电力成本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平均水平相比究竟如何。但可以假设,在中国挖矿消耗的总能源大致相当于该国比特币总产量的50%。在这种情况下,当今活跃的矿工每年要付大约36亿美元的电费(中国停止该业务之前72亿美元总额的一半)。
这就是中国市场的震荡何以利好世界其他地区的矿工的原因。在6月和7月的几个星期里,近50%的挖矿机(主要集中在中国北部的新疆省和南部的四川省及云南省)下线。比特币的算法是将获得奖励的难度与全球的“算力”(全网总计算能力)挂钩。矿工们挖得越快、“算力”越高,得到的比特币就越多。
当中国的挖矿机“下线”时,也就是占全球一半“算力”的机器消失了。结果就是,总算力分给了剩下的挖矿机,还在努力挖矿的矿工占得的市场份额就翻了一番。他们赚到的不再是比特币每日发行总量的一半,而是全部。
转眼间,国外矿工什么都没有做,没有增加发电量、机器或人员,得到的奖励就翻了一番。
结果就是,“世界其他地方”的矿工不再只能分得全球一半的收入,而是全部赚走了。突然之间,他们从每年赚取价值67.5亿美元的新比特币,变成能够吞食整个价值135亿美元的蛋糕。但他们的劳动力、租金、保险和大头电费并没有变化。例如,他们需要付的电费还是和原来一样的36亿美元,但收入却翻了一番。在中国的风暴袭来之前,他们公布的毛利润是31亿美元(用67亿美元的收入减去36亿美元的电力成本),利润率是46%。现在,他们的毛利润为98亿美元,收入增加了一倍,达到135亿美元,利润率为73%。
顶级挖矿商的利润率将超过70%
当然,除了目前最大的成本——电费之外,矿工们还要付出其他一些零零碎碎的费用。其中包括挖矿机所在地的租金、公司管理费和折旧(包括设备在使用寿命内的损耗)。从总收入和电力成本来看,可以估算一下整个行业和业内顶级挖矿商的利润率。
中国政策的收紧是如何利好其他“高产”挖矿商的?一个典型案例是加拿大挖矿企业Bitfarms的崛起。Bitfarms成立于2017年,全部使用清洁能源,主要依靠水力发电——来自该公司所在地魁北克省的汹涌水流。在中国发布禁令之前,Bitfarms已经通过挖矿业务得到了强劲的收益。
今年2月,它总共开采了178枚比特币;就在那时,比特币的单价开始一飞冲天,平均达到44,000美元。根据该公司的报告,Bitfarms在2月收获了约780万美元的“挖矿利润”,计算方式是用收入减去电费和其他“基础设施”的基本成本。
后者包括放置计算机和维护设备的仓库租金。Bitfarms透露,该公司每通过“挖矿”赚取一枚比特币,成本是8,400美元。比特币价格的强势回升,加上极其低廉的成本,让该矿企在那个月的利润率高达80%。
这个不断攀升的数字表明,加拿大区块链建设公司Bitfarms的比特币生产率比大多数矿工高得多。
去年,Bitfarms报告称,它平均每千瓦时支付4美分的电费,比估计的全球平均水平低20%。中国竞争对手的撤离将Bitfarms的盈利能力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今年7月,该公司共开采约391枚比特币,是2月的两倍。这相当于每天13.5枚比特币,而5个月前大约是7枚。
据《财富》杂志估计,即使Bitfarms的出售比特币的平均价格比3.5万美元低了近20%,其采矿利润仍然超过1400万美元,比2月高出80%。简单地说,Bitfarms在获得两倍数量的比特币之后,营收大幅提高,而其成本保持不变。因此,它的采矿利润率从80%上升到近90%。
那么,除去采矿成本以及其他相关费用,Bitfarms的整体运营利润率是多少?8月4日中午,比特币价格反弹至逾3.9万美元。以目前每月400枚比特币的产量计算,Bitfarms每年的营收约为1.9亿美元。其电力和基础设施的开采成本每年仍然在2000万美元左右。该公司挖到两倍数量的比特币而无需支付更多的电力和设施费用,如此一来,每枚硬币的开采成本从8400美元削减了一半,至4200美元。
今年第一季度,其折旧金额为1,200万美元,摊销金额为1,100万新元。总而言之,它的年度运营支出似乎在4,300万美元左右。如此计算,它每年的营业利润将达到1.5亿美元左右。这使得Bitfarms的营业利润率在75%左右。
相比之下,在近年的财报中,路威酩轩(LVMH)的营业利润率为18%,苹果(Apple)为27%,ADP为32%,微软(Microsoft)为37%,安进(Amgen)为38%。
整个比特币行业的利润有多高
从Bitfarms的例子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最高效的矿商正在拥有70%甚至更高的运营利润率。这些企业通常在超低电价的场馆运营以及配备功能最强大的电脑。每隔15个月左右,计算机制造商——目前最大的是中国的比特大陆(Bitmain)——就会推出一套新的专用专用集成电路(ASIC)电脑,比之前的产品更强大。
效率最高的矿工不断地用更新的机器替换旧的机器,以同样数量的计算机占领市场份额。例如,新的比特大陆的 S-19矿机每秒的哈希值几乎是旧的S-9矿机的8倍,每单位电力的耗电量只有旧的一半。德弗里斯说:“这是一场持久战,矿工们需要不断加快速度升级到最新、最强大的机器。矿工们只能用很短的时间从这些机器上赚回他们的钱。”
德弗里斯表示,即便是在哈萨克斯坦等能源价格较低的国家,如果使用老式电脑,矿商的运营成本也可能高于平均水平。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整个行业在扣除电力成本后仍然有73%的利润率,但却低于Bitfarms包括所有运营费用在内的利润率。
如果我们假设大多数矿商的销售、管理及行政、折旧、租金和维护费与Bitfarms的销售份额相当,那么这些费用将相当于收入的17%。扣除电费后73%的利润率中这17个百分点,比特币领域的运营利润率大约在55%。这仍然超过了几乎任何其他大型行业的盈利能力。
比特币的黄金时期一去不复返
比特币挖矿公司惊人的盈利能力源于三个因素的融合。首先是价格飙升至两年前水平的数倍。其次,半导体芯片短缺阻止了踌躇满志的新手和资深从业者从比特币的牛市中获利。如今芯片卡脖子的现状让老牌企业占据了巨大的市场份额,甚至在中国企业退出之前,这一领域就已经非常有利可图。最后,一半的比特币挖矿业突然关闭。
随着时间的推移,比特币的巨额利润吸引越来越多的矿工参与进来,将这些巨额利润削减。中国人迫切地希望恢复采矿,因为他们越快开始运营,赚的钱就越多。假设价格保持在今天的水平,仅中国人的回归就能使利润率回到大撤离前的水平,从而让该行业的利润只有现在的一半。
随着全球哈希率回到今年早些时候的水平,并继续保持上升,矿工用同样的电量挖到的比特币将越来越少。他们将不得不购买更昂贵的机器来保持竞争力。最终,挖到一枚比特币的成本与一枚比特币的价格持平。
牛市是促使比特币进入繁盛时期的重要原因。比特币的价格将继续以快于现有玩家的速度上涨,新的竞争对手可以添加新机器。但如果价格一直下跌,缩短生产成本的速度将追平价格下跌的速度。
从长远来看,比特币挖矿业务就像在地球上搜寻铜、银或金矿一样枯燥乏味。
比特币矿工之所以能够获得巨额利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非常幸运。但比特币矿工的大罢工将引发淘金热,可供流通的黄金会少很多。(财富中文网)
编译:陈聪聪、於欣

sourc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