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车险难关要“守存量找增量” 新能源车险或带来新希望 – 新浪网

  本报记者 冷翠华
  财产保险公司的“十四五”开局之年过得并不轻松。2021年,财险行业最主要的车险业务持续收缩。银保监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前10个月,车险保费收入同比下降6.98%,同期赔付额则大幅上涨16.27%。
  数据的一降一升,既反映了我国车险综合改革的成果,又反映了当前车险行业发展之困境。
  展望未来,唯有继续深入推进改革,方能巩固改革成果,改善公司经营。从监管政策来看,让利消费者的决心不会改变,车均保费不会明显上涨;而保险公司如何稳住存量、做大增量,是一项重要课题。12月14日,《新能源汽车商业保险专属条款》(下称“新能源车险专属条款”)面世,新能源车险市场令人期待。然而,目前这一市场的典型特征是:增长快,赔付率高。新能源车险市场能否为险企带来新希望
  保费收入降赔付支出涨
  银保监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行业车险保费收入为6255.19亿元,同比下降6.98%。同期,车险赔付4306.38亿元,上涨16.27%。
  去年9月19日,车险综合改革正式实施。2021年,是其正式实施后的第一个完整经营年度,车险市场实际表现符合改革短期目标:降价、增保、提质。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近期表示,截至今年9月底,车辆平均所缴保费为2763元,较车险综改前降低21%,车险综改以来累计为我国车险消费者减少支出超过2000亿元,87%的消费者保费有所下降。
  不过,从公司经营的角度看,2021年财险公司十分艰难。曾经承保盈利尚佳的车险已经出现行业性亏损,中小险企首当其冲。“风没了,潮退了。”就车险业的发展现状,大家财险总经理施辉曾在今年8月份撰文称,行业综合成本率在节节攀高,大小公司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压得难以喘气。
  保费收入的下降,赔付额的上涨,让财险公司车险经营指标明显下滑。记者获得的相关行业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车险承保利润分别为73.89亿元、10.53亿元、103.6亿元以及79.57亿元。今年,车险综合成本率持续上升,至7月底便突破100%,这意味着从全行业来看,车险承保陷入全面亏损。而一家中型险企负责人对记者表示,预计车险综合成本率还将继续上行,至2022年或达峰值。
  由于承保亏损压力加大,险企拒保营运车辆的现象愈加普遍,对于营运车辆,仅投保交强险很难覆盖其风险保障需求。
  河南银保监局洛阳分局提出,由于营运车辆赔付率长期居高不下,实际承保成本远高于100%,加之车险综改后各车型的保险定价向本车型的实际风险回归,保险业对高风险业务的亏损承受和消化能力明显下降,多家保险公司从总公司层面对营运车辆等高风险车型进行风险重新评定,逐级上收承保权限,并设定严格的承保条件,最终形成营运车辆投保难题。
  为此,银保监会近日向各财产保险公司下发《关于切实做好营运车辆保险承保工作的通知》,要求各财险公司坚决杜绝以任何形式拒保或拖延承保交强险行为,并提出将严厉打击营运车辆保险承保中的违法违规行为。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保险公司花式拒保背后有其经营亏损下的无奈,监管发文或可解燃眉之急,但车险市场所面临的深层问题有待从根本上解决。继续深化车险改革,行业如何走出全面亏损?如何解决部分车辆投保难?都是需要深思的问题。
  新能源车险是机遇
  面对车险难关,“守住存量、寻找增量”是多数险企的发展思路。稳住存量的核心在于提升服务质量,增加客户黏性。而从增量市场来看,最大的机会在哪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是新能源车险。
  首先,新能源汽车正迎来爆发式增长。根据公安部发布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603万辆,占汽车总量的2.06%。而《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提出,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量达到汽车新车销售总量的20%左右。
  “汽车的增长将带动新能源车险的需求释放。”中再产险高级承保师谢飞对记者表示,若非重大技术突变,新能源车险接盘传统燃油车险是必然趋势。据介绍,根据存量传统燃油车的报废期限等测算,到2035年,全行业新能源车险年度保费将提升至2000亿元左右。
  其次,新能源车险专属条款正式面世,将助力市场蓬勃发展。12月14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正式发布新能源车险专属条款。车车科技CEO张磊对记者表示,在保险责任上,新能源车险专属条款既为“三电”系统提供保障,又涵盖汽车行驶、停放、充电及作业的使用场景;在条款开发上,既考虑当前的主流技术路线,又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新业态留有创新空间。
  尽管市场潜力巨大,但新能源车险赔付率较高,也是必须面对的现实。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葛玉翔表示,当前新能源车险的赔付率普遍超过85%,行业面临较大承保亏损压力。中小险企因定价能力较差,客户筛选能力较弱,新能源车险综合成本率超过110%;头部公司凭借在定价、客户储备和厂商合作能力的天然优势,基本保持承保盈亏平衡。
  中再产险总精算师李晓翾对记者表示,在此次新能源车险专属条款面世的同时,监管部门要求其附加费用率不得高于15%,这意味着新能源车险专属产品的费用率将呈下降趋势。同时,根据《关于新能源汽车商业保险专属产品基准纯风险保费表测算调整说明》测算,大部分新能源车的赔付率或将上升。当然,需要考虑的变量因素还有新能源汽车的风险状况变化,以及其较高的出险频率和维修成本如何变化。
  保险公司对新能源车险的态度存在分化。“对于行业来说,新能源车险毫无疑问是增量市场的主角,但具体到各市场主体则有不同的答案。对我们公司而言,目前新能源车险还不是增量市场,我们选择向农村市场下沉。”上述小型财险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新能源车风险与传统燃油车有较大不同,出险率较高,导致部分中小险企望而却步或浅尝辄止。而大型险企和汽车厂家则在积极布局,目前小鹏汽车、特斯拉都成立了自己的保险经纪公司,宁德时代中国人保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张磊认为,新能源汽车直营模式兴起后,车险将成为车企服务车主的超级入口,并重塑两者关系,从销售走向用户全生命周期管理,将有更多的车险从汽车厂家直接销售,尤其是汽车首保。
  因此,新能源车险能否为险企带来新希望,尚有诸多不确定性。艰难方显勇毅,磨砺始得玉成。业内人士认为,在深入改革的进程中,保险公司也会练出更大本事,抓住机遇,实现更好发展。
责任编辑:王进和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新浪财经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广告服务|About Sina
联系我们|招聘信息|通行证注册
产品答疑|网站律师|SINA English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source